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年少轻狂1

糖糕本的乐昊~暗搓搓觉得乐唐比较好听~来占领一下tag


百花门的现任当家,是唐昊的二师兄。

二师兄使得一手好枪法,枪法灵动而又绚烂,那杆红缨枪袭来时,残影连成片,恰如那春风里绽放的百花,因此江湖上赠了二师兄一个名号,是为百花缭乱。二师兄为人乐观豪爽,对自家师弟师妹从没什么架子,平日里,在后山练枪乏了,常没大没小地调戏起小辈们,说邹远怎么这么不硬气,怕是小时候被大师兄骂多了,说得小远红了脸;二师兄说小曾怎地蹲个马步还抖着,怕是中午的时候没吃上汽锅鸡在闹别扭,说得小曾更不知道马步怎么蹲;二师兄每每走到唐昊面前,总是摇头又摇头,唐昊想不理他,又总鬼使神差地开头,问道二师兄摇头什么,二师兄便会语重心长地开口:“我看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不爱说话。我百花这么多师弟师妹,如此年少,竟没一个轻狂的,尤其是小师弟你,哎,学了这么大开大合的拳法,却没一丝狂气,怎么是好?”唐昊不语,低头看自己的拳,心道待我拳法大成,定下山踏破五门十派山门,这种想法,也能与师兄你一一道来么,想想又心有不甘,刚要抬头反驳,便感到自己肩上一沉,头顶一热,自己的发带施施然从半空中飘落,束了三刻钟的头发已经被师兄揉成一团乱草,唐昊愤怒地抬头,视野里已经不见一人身影,他一手拿着自己的发带,悲愤地发出一声长啸:“张佳乐!”山谷里则远远传来师兄的笑声和话语:“这才有点年轻人的样子!年少便要轻狂嘛!”

但唐昊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句话了,也有很久没有见到二师兄,年前大师兄被魔教孽徒围攻,断了一条臂膀,一身武艺就此作废,退位掌门,二师兄一肩扛起百花门,便一直在江湖上行走,已经很久没有回到这百花谷了。此时后山晨起做早课的师兄师姐们,也沉默得可怕,精神倒不萎靡,却也不见振奋,唐昊在内心默默投去鄙视的眼神,决定将今日要练习拳法的次数由五次增到七次。

“二师兄回信了!”邹远急急忙忙地从谷口疾驰而来,手里还举着一沓信笺,只听一阵乒乒乓乓的兵器之声,大家纷纷收招,向谷中亭子里涌去,唐昊打完这套拳法才缓缓收拳,站定,向人群走去。

邹远也没念几句,正念到张佳乐问起谷里师弟们。

邹远大声念道,脸色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门内弟子可好?前日我胜了皇风派的田道友,不过用了一盏茶时间,看看外面的弟子这么不争气,被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觉得我大百花谷真是人才济济,师弟师妹们除了少了些狂气,都是极好的。”

“师兄夸我们呢!”人群中有人欢欣鼓舞,雀跃起来。其余人像是这才反应过来一般,交头接耳,杂七杂八的声音响了起来,兴奋劲儿很快传满了整个山谷。

“师兄胜的可是皇风扫地焚香的继承人田森少侠呢!”

“我有听到过田少侠的消息,”一个师姐四处瞄了瞄,发现全是自家人,便神秘兮兮地开始爆起料来,“我听说哦,田少侠可是身高九尺,那一手驱魔棍法使得出神入化,早在几年前,就是皇风的一大招牌了。”

“那算什么,还不是被二师兄轻轻松松赢下!”

“二师兄可真厉害啊!”

“二师兄原本就厉害,现在出谷变得更厉害,是不是就能在武林给咱们百花门争光了!”

“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变得这么厉害……”

“二师兄不是才夸我们呢,你好好练,以后就是你去挑战啦!”

唐昊什么都没说,只是暗暗下定决心,从今开始每天都打七遍拳。


-tbc-

评论(4)
热度(11)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