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随便你 1

鸡血上头,懒得起标题!

如果鸡血能持续下去帝都O就出个小册子玩儿!


王杰希和叶修相遇在一个特不靠谱的比赛,叫什么来着,京山杯,对。

这名儿一看就是个皇城根儿的名儿,来源是首都新开了一家大型网吧,也不知怎么思路清奇,开了个荣耀比赛作为开幕活动,大手笔,奖金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取个吉利数。

“老陶说看那个数字就知道不靠谱,哥没理他,当时一心想着顺路回家看看我那个不成器的哦多多,还能报销。”叶修抽了口眼,从容淡定地面对王杰希的白眼,“就来了。你别白我啊,我后来不是美人和钱兼得了嘛!”

王杰希根本不稀得说他,那场比赛办得真叫一个混乱,决赛一边比着,网吧已经开门营业了,叶修本来夺冠挺开心的,就要上去拿奖,旁边蹿出一个记者,给他吓得,想着在这地盘上被老爷子逮住可就完了,一溜烟就跑了。王杰希恰好那天去上网,页面开着荣耀,上个厕所回来,主办方听说冠军队长是个小孩儿,就把他逮上去了。

可怜记者正儿八经问了好几个对荣耀和电子竞技的看法,才发现这个根本不是正主。

 

“其实啊大眼儿,你那时候也是未成年不能进网吧啊,怎么就那么淡定呢?”叶修又抽了口烟,手指夹着,在烟灰缸上碰着。

王杰希终于忍不住了:“别玩儿了,就是个电子烟,跟小孩儿似的。我可比不上你,我去网吧我妈同意的。”

叶修蔫了气:“大眼儿啊,这个电子烟太不过瘾了!”

王杰希把他脑袋掰过来,瞅了瞅四周,嗯,没其他人,眼前就这么一个,还一脸委屈,看着还算顺眼,他内心一动,凑过去亲了口:“叶领队,动车软卧真不能抽烟,你就忍着吧。”

叶修伐开心,倒在床上翻滚着撒娇:“大眼儿你现在都不可爱了,想当年你还喊我前辈呢!”

 

那次叶修跑了之后也没跑多远,看到网吧有个空的位置就坐下了,别说,巧得很,就是王杰希之前的座位。王杰希走之前把人物停在了竞技场,叶修坐着没事儿,就直接点下了接受挑战,玩了没几把,王杰希就回来了。

那时候王杰希也不过是个高一学生,莫名其妙被逮住上台转了一圈回来发现自己位置还被坐了,简直是一肚子火,直接去对面开了一台机子,开了小号点进之前自己大号呆的房间。

叶修虐了几把菜,听见楼下一片骚乱又平静了,便决定解决了这个小魔道就回去跟老陶负荆请罪了。于是手下就没长什么心,直到“荣耀”两个金色大字出现在自己面前,叶修才发现自己似乎太不走心了,这个小魔道有两把刷子。

再来。

频道里跳出两个字。

王杰希皱了皱眉头,对手虽然座位乱坐,卡乱拿,技术倒是不错,刚刚那把自己是尽了力,也不过赢了6%的血,再来一把说不定就不能保住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了,但是——

王杰希打荣耀也有三个月了,升到满级之后一直没遇见什么能让自己打得尽兴的对手,这好不容易撞到一个,不上白不上。

彼时王不留行还没有跟王杰希发生一点点关系,他手上的那个魔道学者不过是个小号,也没有什么橙武这样的好装备,但是叶修却仿佛在对面那个小魔道扫把飞过的轨迹中看到了未来星辰的升起,那是和自己、和现在联盟里的对手完全不同的全新思路,华丽、难缠、又富有煽动力,叶修甩了一下鼠标——这是他高兴时平复心情的方式,敲下一行留言:

“有没有想过试试职业比赛?可以先拿大号去训练营试试。”

叶修想了想,又加了一句。

“嘉世新开的那个就很不错,刚刚还在楼下拿了冠军。”

王杰希的眉头又皱起来了,手下不停:“大号就是你手上拿着的那个,对面的那位前辈。”

 

然后陶轩就找了上来,叶修只来得及跟王杰希打了声招呼道了个歉就被拖走了。等他下了高铁,到了H市,终于摆脱了陶轩的叨逼叨之后上了游戏敲那个小号的时候,只等到了王杰希淡定的回复:

叶秋前辈,我现在是微草训练营的学员了。

气得叶修跟陶轩念叨了半个月,直到叶修自己带着嘉王朝一个团去挑了中草堂三个精英团才消了气。

 

“我那时是生气,你这解读能力真地不行。”王杰希一本正经地解释,拍了拍自己的膝盖,“你别滚了,我看着晕,躺这儿,我给你垫着。”

叶修大大从善如流,一个骨碌就从对面的床闪到了这边,安安稳稳地仰面躺下:“大眼儿你那时候小小年纪,就这么高冷了,我跟你推荐嘉世都不听我的。”

“微草离家近。”王杰希忍不住低头去看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叶修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他,火车窗帘没拉,夕阳照在他的脸上,连脸颊细碎的绒毛都被照成了金色,好像这个人会发光似的。

“而且那时候我就觉得跟你打很爽,想着如果是对手的话,大概可以一直打下去。”

“没想到啊,那时候你就想到一直了,看来我觉悟太低。”叶修眨了眨眼睛。

王杰希笑了起来,伸手呼噜起叶修的头发:“对啊,一见叶神误终身啊。”

 

一开始也没有想过真的可以和叶修一直打下去,王杰希一度以为出了训练营副本就能打过叶修boss了,毕竟打法那么土,后来才发现,自己当年还是年轻。

进训练营的时候正是第二赛季的伊始,微草刚刚成立,除了离家近之外没有一条优点,论实力是联盟倒数,论影响力,同市就有个第一届亚军皇风,论网游实力,中草堂仓库真不算丰富,论角色配置,微草几乎没怎么形成固定的班底,论发展潜力,这倒是算有点优势,因为新队嘛,保住席位就是胜利。

不过微草是有点好处,大约是离某个校训是兼容并包的学府略近的缘故,对王杰希这样打法天马行空的新人,非但不强求他改变,还兴致勃勃地研究起来如何帮他提高了。

只是研究的方法,略有些凶残。

王杰希趴在床上给叶修发QQ:你们训练营会让新人去跟牧师和守护天使轮流打竞技场么?

屏幕上立刻出现了对方输入中,一行字刷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方太不厚道了啊他就是觉得你的打法好玩儿吧!

王杰希再也不想喊别人前辈了,于是随手敲了个表情。

不想叶修下一句倒是严肃起来了:不过跟小方打也是好事,微草主力明年能退一半,你提前跟小方适应一下,磨合出来就是以后微草的主力阵容了。小方技术不错,你们联手,说不定能推翻我这座大山。

王杰希想都不想,打出一个→_→

微草的第二赛季结束得很早,季后赛的门槛上,差一点儿就能进,但也就是差了那么一点儿。然后王杰希在撸串摊儿上见证自己职业生涯的第一次离别,啤酒、烤翅、羊肉串的交错中,几个前辈举杯、告别,叶修讲得一点不差,微草主力退了一半。

夏天总是离别季,王杰希刚刚送走了队友,又到了凤凰花开的路口。

选择成为职业选手对王杰希来讲并不是困难的决定,难的是下面一步——说服父母。

王家父母不是什么不开明的人,从他当年溜去网吧打游戏是父母同意就可见一斑。但是通常就是这样的父母,更难以接受自己向来乖巧的儿子脱离那条看起来一路平坦的光明大道,尤其是王杰希高考考得当真不错。

 

“说起来你当年要是没有遇见我,是不是现在孩子都该生一堆了?”

“那倒是不会。”王杰希歪了歪脑袋,“应该是博士在读吧。我当年成绩不错,说服我妈的理由是大学什么时候都能上,可是打荣耀是个青春饭,过了这村儿没这店儿。打得好了分分钟年薪百万。”

“幸亏伯母还真信了你。”叶修翘起了二郎腿,“哥当时的薪水说出来吓死你。”

“好在当时是用的方士谦的工资条给我妈看的。”王杰希捏了捏叶神的脸。


-tbc-

评论(14)
热度(183)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