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我走过最长的路是你的套路

欠的点文,@路过 妹子点的,前段时间加班没来得及,补上

喻文州X楚云秀

 

楚云秀一直觉得喻文州是个基佬,真的。此时她更是忍不住了,偷偷摸摸地掏出手机在桌子底下给喻文州发了条微信。

喻文州手机震了起来,他不慌不忙地微笑致歉,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又气定神闲地打了两个字回去,抬起头,露出喻文州式完美无缺笑容,道:“阿姨,您看这天也挺热的,这咖啡厅空调效果也不是特别好,我看云秀都坐不住了,不如您跟我妈先去逛个街,最近新上的那部电影我之前在微博上看云秀说过,正好附近那家万达我有卡,可以跟云秀去看个热闹,出来再找个空调效果好的地方一起吃个晚饭。”

楚云秀眼睛都直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妈眉开眼笑地拉着喻文州妈妈走了,临走还叮嘱说晚饭就不用麻烦了正好可以带喻妈妈去看她们新编的广场舞。

当然楚云秀也是大风大浪里淌过来的,她妈一走就反应过来了,冲着喻文州翻了个白眼,从包里抽出烟盒,熟门熟路地点着了,开口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真不是基佬啊?拿我当幌子也太对不起这么多年交情了吧?”

喻文州一手在桌子上敲着,电竞选手常年不见光,手都很白,喻文州这种乐意保养的南方人,指甲都修得圆润极了,那只手有意无意在灯光下衬托的好看极了,饶是看惯了各种爪子的楚云秀都闪了一瞬间的神。

“云秀,你为什么就不信,我是真的大龄待婚男青年出来相亲,看中了相亲对象呢?”

“唬谁呢?喻文州我们明人不说暗话啊,玩战术我不如你们这些心脏的,可这么好几年了,我吃过你们蓝雨的亏都那么多次了,别蒙我,且不论你是不是基佬,就算不是,你一个年入好几百万的黄金单身汉都要出来相亲,你让广大男青年的脸往哪里摆。”

喻文州暗叹,心说我虽然战术水平高了点,但你楚云秀这么多年也不是一直是个傻大姐,何必这么戳我呢。他扬了扬手机:“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电影票是买了,去看还是回去陪阿姨广场舞,你挑一个吧。”

这还有的选,楚云秀点头答应,正准备喊人结账,店里的小姑娘过来了:“对不起小姐,我们店里不能抽烟的。”

楚云秀正准备把烟头摁了,只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传来:“对不起小姐,我们马上走。”

抬头一看,喻文州在那头把她的包都拿起来了:“单我刚刚已经买了,出来约会,哪能让姑娘买单。”

楚云秀跟着出了门,心里捉摸着喻文州今儿好像是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但楚云秀又一向心大,进了电影院就忘了之前那点不对劲了,盯着自己上周迷上的新的小鲜肉看得开心,一边往嘴里丢爆米花一边点评:

“唉这情节比叶修的打法还土,只有这小鲜肉的脸十分可取了。”

“艾玛这什么逻辑,怎么一车祸就死人,那车速撞不死人吧?”

“……真是傻……这…就要去自杀…唔…唉太傻……”

爆米花桶里的爆米花没了,伸手去拿的时候只能碰到喻文州一只温热的手,和手心里递过来的纸巾,楚云秀歪头看了一眼,伸手拽走了纸巾。

喻文州护着楚云秀从汹涌的人流中穿过,走出了影院,看见楚云秀拽着那张已经拧巴了的纸巾不知道往哪丢,贴心地把她带到垃圾桶边上,然后拿起手机,看她偷偷丢掉那张沾了眼泪还有睫毛膏的纸,心道:套路虽然老,但还不是有人上了心。

 

喻文州对楚云秀这就上了心,占了楚云秀快一个月时间,说是跟妈妈出来玩对当地不熟悉,要楚云秀当导游。楚云秀想跟她妈辩解说喻文州来这儿打比赛都一年好几次,自己常年飞来飞去打比赛,回家就宅着看电视,也不比喻文州熟多少,然而在她妈的严厉压制下,只得作罢,顶着大太阳整天跟着喻文州瞎晃荡。

喻文州套路还挺深,天气热的时候就是冷气十足的美术馆博物馆,人不少也不是太挤,两个人瞎逛瞎联想也能逛上半天,下雨天就是离家不远巷子里的猫咖啡,外面雨点噼里啪啦响,屋内不冷不热还能抱着只蓝眼睛长毛小天使秃噜毛,连楚云秀这种存心想要找点茬的都说不上不好来。

更何况喻文州不愧是蝉联联盟非官方票选最想睡的男朋友第一名好几年的神级选手,十分地会说话,逛博物馆美术馆的时候能指着雕塑油画讲故事,猫在咖啡厅的时候还能分享朋友家的猫的趣事,时不时找出几段搞笑视频来分享,说话不疾不徐,从不提什么喜欢啦爱啦这种敏感词,送她回家的时候还识趣地只送到楼下,也省得她妈看见之后唠叨跟文州发展得怎么样啦这种烦人问题。

然后夏休期就快结束了,喻文州回G市去了,临走前楚云秀看着自家妈妈拉着喻文州妈妈的手依依不舍,从昨天那个广场舞的动作说到前天的养生节目你看了么里面有个本地的草药G市恐怕买不到要不要带点,眼看着就快聊到第一天来在人民广场看到的讨饭的大爷是不是骗子之类的鸡毛蒜皮了,楚云秀终于快忍不住了,熟练地给喻文州使了个眼色,戳了戳他,于是人民的好朋友喻文州上前打断了中老年妇女一聊起来怎么都完不了的天,说飞机快赶不上了,拽着自己亲妈和两箱土特产上了出租车——楚云秀想送来着,喻文州没让,说回来怕云秀赶上堵车。

喻文州安安稳稳地坐上了飞机,给阿姨和楚云秀都发了个微信,想起出门的时候楚云秀娴熟地戳自己胳膊的样子,觉得得意极了,笑着笑着又开始发愁,好不容易用了一个月跟楚云秀刷出点好感度,不知道马上赛季开始,又还能剩下多少。他就这么一路愁着又乐着,结束了自己倒数第二个夏休期。

 

喻文州在的时候不知道,他这么一走,楚云秀就开始觉得烦。首当其冲是她妈,楚云秀他妈退休前是个高中老师,当了二十多年班主任,一直就觉得这女儿当初是自己忙工作没带好,一天能念叨十次。

本来楚云秀过得挺舒坦的,这个夏休期前楚云秀刚宣布退役,多年大神级选手积蓄也算丰厚,于是整天在家无所事事,每天睡到下午,起来除了打垃圾手游就是看电视剧,这才惹得她妈一身气,之前是把她拎出来相亲,说是什么老同学儿子也跟自己同行,现在则是生活中针尖大的事情都能数落好大一顿,从躺在沙发上坐没坐样,到早上不起床,再到那么大一笔存款也没个什么投资规划,总之,烦得楚云秀都开始祈祷有个外地的小战队快来请她复出,今天打电话她明天就能飞走,不对,今天晚上就能。

当然这都是心里想想就过了,楚云秀心里明白,从自己说退役那天开始,职业赛场,就已经是个属于过去的词,所以她才在家里这么昏天黑地地玩着,算上训练营,她从盼着职业赛到再也不用打职业赛,人生最能蹦跶的近十年都扑在上面了,突然退下来,竟是不知所措起来,可是她又要强,不想让这点心思让她爸妈看见,便用突然退回了十几年的不求上进遮掩着。

但是楚云秀心里再藏得住也禁不起她妈一天十次唠叨,于是在一个星稀月明的夜晚,趁着她妈去跳广场舞她爸被打发去找人来修空调,楚云秀拿着手机和卡,就跑了。

上飞机前才给她爸妈发了条短信,表示自己要出去散心几个月,放心。

这混账孩子,楚云秀妈妈跳完广场舞回家一看手机就怒了,打过去,关机,估计上了飞机,怕她妈追过去,连个方向都没留。她爸爸还在边上做好人,表示丫头都这么大了能不懂事嘛,像你这么唠叨她会烦也是正常的,怒火立刻就转移了,楼上楼下都能听见中气十足的声音:“都是你惯的!不是你当年她能一个人留个纸条就跑去什么倒霉训练营了么?!倒霉孩子!上辈子欠你们爷俩的!”

 

和从小就胆肥敢窜的楚云秀相比,喻文州向来是个稳妥的人,做每一步事情都计划周全。当年决定打荣耀的时候给他爸妈列了个未来三个月六个月一年五年计划,在表达自己的愿望同时还给了方案BCD,顺从地表示如果训练营留不下回来念书也行,反正他早上学一年,留级一年也补得上学业,打电竞是青春饭,差了一年就差了好多呢。也不对,大概得除开追楚云秀这一件。

其实看上楚云秀这事儿得往前顺了,远在七年前。四赛季这群职业选手有个群,联盟妹子少,每一个妹子进来都让他们激动得不行,楚云秀进来的时候也是。

以黄少天和喻文州为首的这群熊孩子欺负新人,一个劲儿地叫人家自爆发照片,两个人一唱一和,说是群里的规矩,唬得楚云秀一惊一乍的,她那时候心比现在大多了,根本也不当回事,随便找了个中学时的证件照就发出来了。

喻文州一看照片就心里颤了一下,照片里的姑娘梳着个低低的双马尾,双眼皮,抿着嘴笑着,一副温柔恬静的样子,眼睛里都是希望,是他那时候最喜欢的类型。喻文州那时候正在晚了一点的中二时期,又看多了日本动画,觉得自己顶厉害,应该找个安安静静的双马尾妹子陪着,是青梅竹马最好,不是的话能在他累了的时候陪他聊点诗词歌赋就行。

然后他就发现自己瞎了眼,楚云秀在他累的时候不给他来个天雷地火砸死他就不错了。于是这一茬就被他揭了过去,后来发现楚云秀不但不温柔不会诗词歌赋,甚至连烟都比他抽得熟练的时候,只有一句暗暗的感叹,觉得这姑娘白长了这么温柔的面相,但还是不由自主地有一搭没一搭地关注着。

一转眼好几年过去,烟雨引进了舒式姐妹花,连黄少天这种没心没肺地都发现烟雨有大问题,喻文州作为一个不敬业的STK更是发现了,他本来应该高兴,因为烟雨虽然算不得蓝雨夺冠的大障碍,但是楚云秀狠起来也是个麻烦,这下烟雨今年说不定八强都没戏,他又觉得,唉决赛阶段能跟楚云秀握握手也挺好的。

可惜蓝雨也没能进决赛。于是大家一起坐在决赛观战席上看叶修大战小鲜肉,看英雄的末路不朽,终成史诗。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有点沉默,喻文州莫名地就有点小情绪,趁着大家不注意回头看了一眼楚云秀,她低着头,托着腮,头发分了两边披在身前,喻文州莫名觉得有点像双马尾,他心里想着,楚云秀在想什么呢,是烟雨眼看着要不行的前途,还是兴欣的奇迹,还是其他呢。他有一瞬间想跟楚云秀说,在那个老板脑子进了水的队伍里呆着有什么意思,不如来我们蓝雨,我罩着你。

当然这也只是一瞬间的那么点意思,喻文州后来会过点意,想说蓝雨既没有钱养一个下坡期的大神,也没有远程的位置给楚云秀,除非他自己不打术士了,于是作罢。转眼一年过去,烟雨的成绩果不其然的更差了,楚云秀顶着一片骂声,退役了。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都挺惊讶,说真的楚云秀还没到不能打的年纪,转个会说不定也还有春天,但她就这么干脆利落地退了。那天黄金一代群里莫名地挺闹腾,大家嚷着下次去烟雨那里比赛就见不到楚美女了她应该请客,楚云秀大方地表示来一个她就请一个来两个她就请一双,喻文州犯了病一般地翻出了那时候楚云秀发的照片,那一年青春年少,她的眼里全是希望。

正在这不尴不尬的时期,喻文州的老妈表示她联系上了一个当年刷论坛认识的基友,十几年没一起聚了,连蒙带骗带着喻文州去千里见基友。喻文州本来十万个不愿意,上赛季蓝雨止步四强,他正准备研究研究下赛季怎么干呢,就被他妈拽出来了,在看到目的地的时候他眼神晃了晃,心想,不会吧,也就没反抗。直到上了飞机他妈开始跟他做贼心虚地交代,说她基友的女儿好像跟喻文州是同行,不如见一见,喻文州的心就开始扑腾扑腾地跳了。

及至见了面,楚云秀画了个淡妆坐在对面,但是发型却是在家里看电视剧躺在沙发上不想压到的双马尾,碍于她妈妈在边上只好娴静地笑着,喻文州想起她比赛时的神采飞扬,心想,都走到这步,不追,喻文州你还是人么?

所以说,双马尾控要不得。

-tbc-

评论(5)
热度(126)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