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老林

全职高手同人

林敬言X方锐CP

仅以此文表达思乡之情



林敬言从小就是个好孩子,用N市方言来讲,恩正得一米。
恩正这个词可能比较难理解,我举几个例子吧。
幼儿园的时候大家放学以后都不想回家,想在幼儿园关门之后爬墙溜回去玩滑滑梯,爬墙的时候得有一个人最后走,一个是放风,一个是得可靠,被老师或者家长发现了能把事儿担下来还不被骂,这个人必须是林敬言。
小学的时候大家就开始喊他老林了,到今天也得有二十多年了。老林特别恩正,夏天晚上一溜儿小孩在操场上捉蜻蜓,只有老林一边放风一边跟大家讲,蜻蜓是益虫,吃蚊子的,不要捉那么多。我至今记得老林那样子,个子还没那矮的双杠高,费老大劲爬上去,坐在上面晃荡着裤腿儿,伸着头望过来的路,我妈买菜回来大老远就听到他招呼:“阿姨好!”一边拼命给我们打手势,我们一哄而散,躲在大树后面看见林敬言笑嘻嘻的跟我妈拾搭,扬起来半边酒窝:“今天放学我想练一会儿单杠,他们都先回去了,阿姨您下班才回来啊,还回过家了?”我妈要是回答回过是出来找我的,他就继续悠悠的晃着腿,我赶紧开始想借口,要是我妈说还没回过呢,他就换一边儿杠坐着,我背起书包就撒腿往家狂奔。
上中学的时候学校食堂难吃得一米,大家翻墙出去对面喝馄饨,只有老林是从正门走出去的,他每次去门卫那儿拿信的时候都帮人整理,大爷就跟他说以后他不用翻墙出去了可以从正门走。
后来老林连高考都没考,生物竞赛保送了直属的大学,我们一起捉蜻蜓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他有这才能了。

一个恩正的人,其实任性起来比谁都夸张。
上大学之后在一起玩儿就少了,我也在N市上学,倒是时不时回家能见着老林。
大二的时候我见着老林,我们一起又去喝馄饨,加过辣油,我提起来荣耀,老林说他也在玩儿,可能下个月就跟人组战队了,当场我那馄饨从嘴里喝下去差点从鼻子里喷出来,辣油呛了我一脸。
我问老林:“你爸妈怎么说?”
老林这么恩正,有一半是因为他爸妈是高知,我们家书房只有半个墙的书,有一半是我妈的琼瑶全集,老林他们家那书房,除了窗户那一面,三面都是书架,堆满了书。老林他爸的眼镜比啤酒瓶底还厚,他妈轻易不说话,说起来话倒是轻声慢语,却如同连绵江水滔滔不绝,她说二十句一般人插不进去一句。
老林给我递了一张纸,说:“我妈说这个是五二逮鬼的东西,我就跟她打赌,我说我休学一年,一年内战队要是没掉级能挣着钱,她就允许我继续搞。”
我有点担心,问他:“那要是不能呢?”
“你啊能说点儿好的啊?”老林斜眼看我,“我跟我妈讲要是不行我就回去念书,但是到时候我准备再休学一年。”说完他就指着我通红的鼻子笑了,半边酒窝比以前还重。

第二年的时候呼啸倒是没掉级,据说老林也没挣着钱,不过好歹还能过。
第三年的时候老林入选全明星,然后又过了几年,我在网吧跟漂亮潘西拾搭的时候开始用老林做谈资了,几乎百发百中。
第五年的时候我在科巷菜场碰到过一次老林,他在排队买鸭子,我问:“一个人还剁一只鸭子,太浪费了啵?”
老林笑得特别地贱:“谁跟你讲我是一个人的?我们家那位就喜欢吃这家的板鸭,有时间过来家里吃饭啊?”
一定是老林笑得太贱的缘故,我跟过去之后直接吓傻了。
其实我是玩盗贼的。

然后我帮老林保守了三年秘密,直到那年全明星我好不容易有时间去会场看老林,在会场外面角落看到那事儿发生的时候我又一次吓傻了,我简直不知道应该先提醒哪边,是叫这边跟老林亲得火热的我的本命大神快跑呢,还是捂住那边看着我长大的老林他妈的眼睛让她注意身体。
老林他妈后来跟我韶了一晚上,从老林从小就是个乖孩子到现在怎么越来越多幺蛾子,五二逮鬼的事情一件件出越来越不让人省心了,然后开始从必然性讲到偶然性,从环境决定人讲到人的意志力可以改变环境,我实在是越听越困只好一边喝着啤酒一边听,最后趴在桌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时候似乎听到老林他妈哭了,我摇了摇头想绝对不可能,老林他妈从来不哭,一个人能在实验室连续做三天实验,意志惊人,老林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精神就是遗传的他妈。

其实我担心老林来着,后来我去过一次他自己的家,方锐给我开的门,他说他俩分手了,老林去了Q市转会霸图的消息应该很快就宣布了,我突然感觉到了点什么,我妈上个月跟我说老林他妈这几天都不去实验室了就呆在家里哭的事儿搞不好是真的。
最后我又听人韶了一晚上。
方锐说了好多好多,容我深吸一口气。
他从老林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跟他讲不必把自己局限于继承唐三打的路子可以多尝试点新玩法说到老林走的时候特意跟他讲几个小孩可能靠不住让他多看着点,从老林带他去XX大学的操场看萤火虫两个人被叮的跑腿蚊子包说到老林带他一起去爬明城墙两个人走到头才发现城墙只能从一边上不想绕回去于是从城墙上爬了下去,从N市的夏天真热冬天真冷豆花居然是咸的说到老林特意给房子装了暖气大冬天还去韩复兴给自己买鸭油酥烧饼,从真想念G市的糖水叉烧煲汤说到N市最好吃的小笼包真尼玛难找啊居然在XX巷子里面还要拐两个巷子他跟老林去的时候老板都快收摊了老林跟老板讲了好久才把最后一笼给他们……
我实在是听困了又快睡着了,死撑着起来给老婆发了个短信就看到方锐伸手问我要账号卡,我一时懵了就递给了他。
第二天晚上我上游戏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公会踢了,还遭到了一群人的追杀,朋友给我发消息说:“你疯了么昨晚上你在竞技场连挑三十几个人狂放嘲讽,居然还上世界骂呼啸?!”
老林这么恩正的人怎么找了个这样的对象啊我去!

后来我有了孩子很久没关心荣耀,只听朋友们说老林退役了回N市了,一直也没什么机会见到。
直到有一天我又一次在科巷菜场碰到老林在买酱鸭,我问他:“怎么你现在又不是一个人了?换了一个?”
“没换,我还要去韩复兴买鸭油酥烧饼呢回头到我家吃饭啊。”老林骑了个车就走了,还是笑嘻嘻的,扬起一个酒窝,一点没变。

-End-

评论(14)
热度(58)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