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负能量三十题之十四 废墟

全职高手同人

张新杰X安文逸CP

清水


14 废墟

 

张新杰接了个私活。

难度评级中等偏上,性价比中等,质量不太高。

但他还是接了,因为对方是霸图的老主顾,是佣兵教科书所带的团队,虽然任务的内容,让张新杰有点在意。

兴欣的狙击手丢了,让他去代替,把他找回来。

 

兴欣的狙击手——安文逸。

这个名字最近频繁地出现在张新杰的思考中,已经达到了不寻常的地步了。

嗯,用比喻来说的话,就像是M4打出去的子弹当中混进了一颗AK47打出来的,明显地偏离了直线。

但是张新杰确乎是喜欢安文逸这样的性格——冷静、自持、不放弃。

虽然安文逸这样的个性在各类桀骜不驯的佣兵中显得完全不出众,这样的安文逸不一般的不过是出道的队伍和他有些剑走偏锋的训练方式,张新杰至今回想起来那样近似于踢馆的训练方式,还会不自觉地浮起微笑。

如果安文逸没有对自己告白,张新杰应该会一直保持对这个新人的欣赏,可是因为他的告白,生生把张新杰逼到了需要选择的境地。

张新杰开始有了点兴趣,原先的那一点对后辈的欣赏,似乎落地生根了。

人都是矛盾的,张新杰也不例外。

他是公认的失误率最低的佣兵之一,但他却自主选择这一最危险的职业。

危险和安全像是一对互相憎恶的双生子,在他的身上栖息着,互相交锋,又相依为命。

每一个佣兵都渴望危险,那种火中取栗的惊险和乐趣,没有人想要舍弃,但张新杰又讨厌计划外的存在,他更乐于去驯服危险,将其掌控于手中。

从这个角度来说,安文逸告白的这招险棋,倒是走对了。

 

但此时的安文逸却无暇思及这些。

他在逃命。

 

撞见本地毒枭和政府军在交易是自己不走运,但是被发现之后一直逃不掉,就真的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了。

本地十年前还是K国反叛军首都,那时人丁兴旺,楼房林立,也算是K国的一个大城市了。可当反叛军完全失败,政府占领后,大部分居民被强行迁走,这里早已变成盲流和罪犯的大本营,荒草和垃圾随处可见,破破烂烂的建筑里偶尔走出几个有气无力的瘾君子,许久建筑年久失修,摇摇欲坠。

安文逸罩了一件灰不溜秋的大衣,衣摆上全是灰尘,胸前还有斑斑点点的血迹和油渍,头发乱得出奇,灰尘和油污遍布其间,脸色偏白,畏畏缩缩地走在建筑物的阴影之下,看起来就像一个真正的本地人,没有毒瘾,却仍然缺乏生活的希望,眼睛里不见一丝光泽。

风声中夹着人们有气无力拖沓着脚步的声音,寒冷从正面袭来,安文逸裹紧了大衣,却毫无用处,寒冷透过纤维间的细缝,争先恐后地灌入自己体内。安文逸低着头,缩得更紧了想到,内心却在暗自庆幸,还好这是冬天,要是夏天自己的身材真是怎么也不好伪装。

即使是现在,安文逸也仍是毫无办法,只能凭借着出色的伪装和判断暂且逃过追杀罢了,追杀的双方一直没有达成真正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所以追杀总是有些空隙可乘,擅长把握时机的安文逸才能勉强挨到现在,但是想要离开实在是困难,不知道兴欣发现自己掉队之后派出了怎样的队友营救,如果这时候已经到了,得赶紧联系上他们才是,因为自己情况不太妙。

安文逸受伤了。

之前跳到一栋房顶的时候,甫一踏上就感到了不妙,看似完整的楼顶其实早已有洞,只是勉强用防雨布盖着,安文逸这一脚一半踩到了空洞的地方,即使他立即将重心换到另一只脚,也还是感受到一阵剧痛传来,虽然安文逸当时忍住了,并且利用那个坏掉的房顶短暂地甩开了追兵,之后检查的时候却也发现了糟糕的事实——自己的脚扭了,并不是严重的伤,换在平时上药休息几天就可以好,但此时要拖着伤腿逃跑,本地药店的药剂师除了毒品怕是什么正经药品都没有,至于休息,就更不要想了。

安文逸内心盘算着,摇摇晃晃地移动着。路边的流浪汉似乎有点多,安文逸想了一下,转入一片楼房的阴影间。

这是一条并不长的狭窄小巷,两边的楼房挡住了大部分太阳,被砸得差不多的窗户之间透入一些阳光的照射,斑斑驳驳,令人心烦意燥。

猛然间,安文逸的眼前闪过一道白光,他立即向后一跳,只见一道寒光跟着刺了过来,他顺着一望,是一个典型的磕嗨了的瘾君子。

身后离巷口并不远,如果让这个瘾君子跑了出去保不齐会有人来查看,安文逸心下一凛,左手探出,抓紧了瘾君子带刀的手,手下用力一拧,便卸了他的胳膊,右手抬起,正要以一记手刀摆平的时候,腰上传来一阵痛感,这瘾君子居然有点底子,一脚踢得颇有水准,安文逸心头一惊,莫不是追杀者,当即上了十二分的小心,却不想倒也没费多大功夫便摆平了。

稳妥起见,安文逸还是仔细搜了一下这位瘾君子,却有了意外的发现。

男子左臂的刺青花哨而复杂,甚至有多余的装饰,安文逸一看,便露出了自逃亡以来,第一个真正的笑容。

那是霸图外勤探子的通讯器,张新杰也有一个,是个耳钉。

张新杰真是自己生命的救世主,安文逸这么想着,开始尝试用起来那枚通讯器。

这枚通讯器跟张新杰的相似处并不多,要不是安文逸对张新杰的关注已经到了极端细致的地步,也发现不了其中的奥妙,饶是如此,不善破译的他连上霸图内线的时候也已经是夜晚。

“请接通张副。”

 

张新杰收到霸图内部信号的时候正在K国大街上,他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叶修吊儿郎当地打着方向盘,没精打采的样子简直比本地人还像瘾君子,乔一帆在前排细心地巡视着,张新杰接通了电话。

“收到。”

耳机里传来的声音几乎让张新杰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爱你。”这个声音这几天一直在自己脑内发出这样的声音,如今它又奇迹般地到达了自己耳边。

“我是安文逸,能帮忙定位然后把我的坐标发给兴欣么?我脱队了。”

“可以,我在跟你们兴欣一起搜寻你,霸图定位你的消息传过来要一会儿,你可以先描述一下。”

“呵呵。”安文逸居然笑了出来,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好像他就在自己耳边吐息一样,痒痒的。

“我在一栋楼的二层,脚有点受伤,暂时不能动,这栋楼楼顶有个理发店的灯,早就没人了还规律地转着,这么尽责搞得我有点想你啊。”

张新杰手下操作着霸图情报人员定位,一边向叶修等人传递消息,罗辑开始搜寻地图。

 

“霸图已经在定位了,大概还有十秒。”

“定位收到了。马上过去,请等待十分钟左右。”

叶修加大了马力,一扫颓废的样子,发动机发出了轰鸣,车子就像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我们还有3分钟。”张新杰冷静地播报着。

“我们看到那栋………”

火光冲天,张新杰把那个“楼”字吞了回去,耳机里传来轰鸣,紧接着是兹兹拉拉的信号中断的声音。

 

刚刚才出现在眼前的楼房倒塌下来,碎片砖瓦相撞声中传来尖锐的警笛声,呼啸而至的警车包围了过去,兴欣看着警察从四面八方涌来,只好先撤一步。


再一次到达已是半夜,警车终于撤走,徒留一片废墟。垃圾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杂乱得好似无人管理的青春期儿童,这么半天功夫,这废墟已经被当地人占领了,几个本地的孩子正费劲敲着钢筋上的水泥,大人们在路边盘坐着,一具尸体被摆在一边,身形枯瘦,应该是安文逸之前提及的霸图外勤人员。

 

而安文逸自己,却从这废墟中消失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只有他曾经提过的霓虹灯,还在固执地不停转着,给废墟投下一片颜色。


评论(2)
热度(41)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