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负能量三十题之二十六 在眼眶中打转的泪

全职高手同人

张新杰X安文逸CP


26 在眼眶中打转的泪

开口的双方都默契地没有发出声音,可是那口型再熟悉不过。

张新杰还是张新杰。

不论他留着怎样的发型,不论他穿得多么奇形怪状,他仍旧是他。

脱去伪装之后,张新杰仍是那个镇静缜密、运筹帷幄的张新杰,他笔直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和之前所见过的每一个他都没什么不同,他戴着的那些叮铃咣当的饰品似乎都跟着他沉静下来,安文逸记得这样挺拔的站姿,他曾梦见过无数次,也曾见过很多次,而这一次,和之前没有一丝区别。

安文逸突然有种伸手去触碰张新杰的冲动,就像一个在沙漠中寻找了太久的绿洲的旅人,翻山越岭,心力憔悴,从日出到月上中天,然后那片绿洲就这么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波光粼粼,可比水源更吸引的却是水中的那轮冷月,它沉沉地倒映在水里,冷冷地闪着光芒,你知道月亮就在天上,但你还是忍不住想要去碰一碰那水中的玉盘,因为它是那么的美,星星点点跳动的波光点缀其间,却完全夺不走目光。


幸好,在安文逸做出傻事之前张新杰开了口:“美丽的先生,可以邀请您跳一支热情的舞么?”

接头暗号!

安文逸从傻站着的状态中惊醒,接上了台词:“荣幸之至。”

至此为止接头暗号已经结束,可张新杰仍保持着略微弯腰,一手伸出的动作,安文逸略一犹豫,仍旧把手搭了上去。


居然真的要跳舞么?!是有人在监视张新杰的缘故么?安文逸内心闪过无数个疑问,不知不觉中发现对方已经摆好了起舞的动作,所有的疑问都消失,只剩下一个惊叹号。

我不会跳舞啊!!!

赶鸭子上架,不会跳也得跳,自己扮演的这位公子在资料里显示可是热爱舞会,到了这步,怎么也要装下去。

安文逸僵硬地迈开了步子。

一首慢三还没过几个小节,张新杰的鞋子上便多了一个脚印,安文逸想要抬起脚,却感到对方在自己身后的手上用力,竟是硬生生让那一脚从脚背上踩了过去,安文逸内心一惊,自己这一脚可不轻,高跟鞋的触地面积又小,寻常人大概会疼得叫出声来,张新杰仍是一副扑克脸。安文逸只好加倍小心地控制一下脚步,争取跟上节奏。

慢三并不是什么很难的舞步,舞曲达到高潮的时候安文逸已经能顺利跟上节奏,头也不再一直低着盯紧脚步,而是开始打量起四方。又是一个大的旋转,安文逸一边僵硬地踩着舞步一边抓紧时间观察起背面的情况,稍一注意便发现,天花板上有摄像头。想通其中关节,其他便不是什么难推理的秘密,安文逸必须在阳台演好热爱排队的这位本尊,于是他更是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走起舞步来。自己此时穿着露背的礼裙,对方的手便直接盖在自己的左肩胛之上,另一只手握着自己,温热的掌温提醒自己这是真的,若是平时,意识过来这个事实的安文逸可能都已经下楼去跑马拉松了,但此时便只能面上平静内心开心着。


好在一曲过后,张新杰便停了下来。

出乎意料的事情再次发生,安文逸正沉浸在终于通过了有关舞蹈的试炼的时候,张新杰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然后自己的嘴唇被含住……

不对!哪里都不对!安文逸恨不得把时间调回去重新看一遍有哪里不对。

张新杰的唇舌和他的手一样灵活而快速,不到半首曲子,安文逸便被亲到有点情动,正准备好好回应起来,对方却带起了速度,迅速向自己嘴里推了一个口感类似于胶囊的小物品。看来这便是要传递的情报了,安文逸内心又一次惶恐起来。

胶囊传送之后,亲吻很快结束了,安文逸猜到了实情,倒也没有什么想法,爽利地道别,准备离开。


“等一下。”

安文逸的手被牵住,他疑惑地回头,似乎在张新杰脸上捕捉了一丝犹豫,但犹豫稍纵即逝,他很快又摆出了那张扑克脸,接下来的话却让安文逸大吃一惊。

直到走出了洋房换完了衣服安文逸仍在恍惚中,他就什么雨具都没有带,走入夏天小孩儿脾气的雨里。


“上次你问的事情,我的答案是好。”


安文逸从来不哭,在眼眶中打转的,只是有咸味的雨水,散发着喜悦味道。

评论(9)
热度(38)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