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深拖延症患者
冷且自知
安利不来一发么
杂食。
叶受一口不吃
张受只有可能叶张

负能量三十题之十 外界的压迫 之二十五 无声的咒骂

全职高手同人

张新杰X安文逸cp

啊想阴谋好难_(:3」∠)_


10 外界的压迫  25无声的咒骂

张新杰焦头烂额地坐在桌前,回来已经两天,至今没有关于叛徒的线索,虽然自己安然无恙,但是当时掩护伪装自己进入内围的两位霸图人,居然都死了个干净。即使如今霸图的行动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叛徒的行为可能并不会动摇到行动的成败,然而对于霸图来说,叛徒必须死,况且这种可能的答案,从来都不是张新杰会满足的。他低头看了眼表,还有一分钟。

房门准时被敲响,张新杰和平时一样观察了一下门外情况之后,确认对方身份,开门。

来人正是宋奇英,年轻的佣兵,却不失稳重细心和敏锐的观察力,是霸图上下都寄予厚望的后辈。张新杰在自己调查两天无果之后,果断决定引入计划外人员进行调查,希望旁观者能理清思路。

宋奇英进门后便是惯常的行礼,然后在张新杰的示意下坐下,说起自己的调查所得。

“我调查的结论是,霸图内部,绝没有叛徒。”宋奇英先抛出了结论,紧接着在张新杰的示意下罗列起证据,“我把和您的卧底事件相关的人物全部罗列了出来。”

张新杰恰到好处地递过纸笔,很快纸上出现了涂画和书写。

宋奇英的结论其实和自己并没有区别。

霸图内部,不可能有人背叛。

看来旁观者清并不是亘古不变的真理,张新杰叹道,再次梳理起事件的经过。

 

韩文清,计划的提出者和全程参与者,不可能,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霸图的人,就是韩文清了。

然后是王池轩,负责自己的变装,以常理说他并不可能知道自己变装的目的和意图,但是如果是他泄密之后对方推断出来的呢?毕竟他知道变装的是自己和变装之后的样子。宋奇英和张新杰甚至没有做调查,便都否决了该方案的可能性。王池轩在张新杰确定并且修改目的地已经离开霸图,他道歉说自己还有家庭要照顾,在这样的时刻必须回家,霸图上下都对这位老兵给予了尊重,最重要的是在张新杰败露之时,他便静静地死在了自己的家里。

紧接着是安排自己去K国的团长的外部朋友、帮忙准备武器的周广义……前者并不知道执行人是张新杰且有韩文清担保,后者并不了解计划真正内容,而且后者也在掩护张新杰逃出的时候与敌人同归于尽。

 

无解。真正的无解。

难的不是怎样对付对方的后续计划,霸图的报仇风格向来是正面冲上敌人一个不留,所以这样的霸图遇到叛徒更会深恶痛绝,泄漏情报的首恶是必须找出来的。

而这个计划的参与者中,除了霸图人外,只有一个外人……张新杰简直不敢想象霸图人反应过来安文逸曾经参与其中之后的反应,于是他把消息压了下去。

 

但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安文逸作为外人在霸图营地内本来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不到一周,便出现了安文逸背叛的传闻,死去的两人在霸图都是老人了,一切普普通通没有做过这么大案子但也失手不多,在团里人缘不错,而包庇背叛者的张新杰更是团里的中流砥柱和此次事件的直接受害人之一,向来有话直说的霸图开始变得嘈杂,窃窃私语充满了营地的各个角落。

但张新杰威慑仍在,于是便出现了古怪的情形,他走到哪里,哪里就安静下来,人们默默地擦着枪,互相交换着情绪复杂的眼神,只敢默默地发出无声的咒骂。

直到有胆子大的人忍不住向韩文清提起了这件事,口子一开一发不可收拾。韩文清黑着脸把张新杰叫了过去。

几天来张新杰的一切举动都一如平常,他一如平常地视察、训练、处理日常事务,外界的压力在他面前似乎毫无着力点,轻飘飘地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此时,他仍是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站在韩文清的面前。

“怎么回事?”韩文清显然心情不佳。

张新杰肩头耸动了一下,后来似乎是觉得这样不太有礼貌,便开口道:“没事,我相信安文逸。”

沉默,室内的气氛是完全的沉默,只有钟表滴答滴答响着。

良久,张新杰开口:“他现在也不是外人了,我挺他也不是毫无理由。”

韩文清抬头深深望了过来,张新杰不闪不避,直视回去,眼中清明:“但是现在外界声音太大,我害怕他出事。”

“我与你认识这么多年,曾以为你从不会害怕。外界的压力居然能使你动容么?”韩文清收回考察的目光,感叹道。

张新杰并没有多少感慨的心情,却仍是一晒:“我当然会害怕,但不是因为外界的压迫。”

他自然地伸手指向安文逸的名字:“今时不同往昔,他还在出任务。如果你曾经历过内心的拷问,外界的压力实在算不上什么。”

韩文清闻言便起身,出门,关门的时候话语声也同时响起:“他明天就回来,我会多派人手接应。”

霸图的这位团长,对外凶猛狠辣,对自己人却从来毫不含糊。张新杰安慰着自己,强压下去内心的不安。

 

不知为何,张新杰最近不祥的预感灵验得出奇可怕。

第二天,张新杰见到了安文逸,全身是血的安文逸。

评论(5)
热度(28)

© 安利全球销售管培生 | Powered by LOFTER